-......…

晚上的餐廳,一片歡聲笑語。

大家圍坐在一起,為楚凡舉行著下山前的最後一場慶功宴。

“大哥,我得先敬你幾杯!”

“你有傷在身,我乾了,你隨意!”

今晚的沐十三,也是徹底性情了,平時不怎麼喝酒的他,竟然連連往口中灌了三杯。

楚凡本想回敬,卻被旁邊的曲姚兒一把奪過酒杯,甚至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“你自己身體什麼狀況自己不知道?還敢喝酒?”

其餘人眉眼彎彎,滿臉的意味深長。

“喲喲喲!”

“曲小姐這是心疼啦?”蔣文傑挑眉調侃。

“哈哈哈!”付曉東也跟著笑著起鬨,“也不知道啥時能喝上你們的喜酒啊?”

向來都不怎麼開玩笑的蔣中書,居然也破天荒參與其中,“看這架勢,想必也用不了多久了。”

“哎呀!”

“你們瞎說什麼啊,我......”曲姚兒麵紅耳赤,諾諾的轉頭看了楚凡一眼,“我跟主玩的事情八字還冇一撇。”

“你瞧瞧,臉都紅了!”

曲姚兒一臉羞怒,“你們再鬨我可生氣了啊!”

“哈哈哈,怎麼還不好意思了呢?”

“......”

一夥人正聊得開心,胡大海突然給自己倒了杯酒,狠狠的一口灌在嘴裡,語氣感慨的歎聲說道:“如今武林大會也算是塵埃落定,也許過了明天,我們就要各奔東西了。”

“不得不說,這幾天跟你們相處的確實挺開心,能結識到你們這幫朋友,也算是我胡大海三生有幸。”

“唉!”

“真希望時間能夠一直停留在此刻啊!”

聞聽此言,大傢夥們紛紛開始麵麵相覷,神情之中,皆是流露出不言而喻的傷感,笑容也變得逐漸發苦。

在這段時間的相處中,大家也都情投意合,突然間提到分彆這件事兒,傷心和難過,也是在所難免的。

注意到大傢夥的情緒似乎在突然間都挺低落,楚凡主動站出來笑聲說道:“想那麼多乾嘛,反正這武林大會每年都有,明年我們還是會再次聚在一起的。”

曲姚兒也跟著複合,“是啊,大家也可以互換一下聯絡方式,有時間有機會的話,我們私底下也可以聚聚會,多好啊!”

“嗯!這主意不錯!”付曉東深表讚同,率先從褲兜掏出手機來,“來來來,把你們的手機號都告訴我。”

就這樣,大家相互換了聯絡方式。

“對了,你們下山之後都打算去哪兒啊?”付曉東緊接著又問。

楚凡開口說道:“我和十三還有曲姚兒是一趟線,得先去趟青州城。”

朱偉想了想,“我怎麼著也得先回趟宗門,跟我父親招呼一聲,但後麵我基本上就冇什麼事兒了,到時候可以找你們去玩兒。”

蔣浩苦笑,“真羨慕你,我們就不一樣了,一旦回到宗門,就很難再出來了。”

朱偉哈哈大笑,伸手摟著他的脖子,“沒關係,到時候我做客到你們廖木宗,想必你們宗主也不會把我拒之門外吧?”

蔣浩豪爽說道:“那肯定啊,隻要你們去到我們廖木宗,想住多久就住多久!”

“胡大哥,石瑤,那你們兩個呢?”

胡大海似乎有些迷茫,“還不清楚,我之前在西海那邊的一個武館當教練,現在也不太想回去了。”

楚凡聞言,立即道:“胡大哥,如果你不嫌棄的話,你可以跟著我,我能給你安排一個落腳的地方,也可以給你安排適當的工作。”

胡大海婉言拒絕,隨後又語氣爽朗的說道:“兄弟,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不過我實在不太喜歡欠彆人人情,如果我將來有用得著你的地方,我肯定會給你打電話!”

“當然,假如你有用得著我的時候,我胡大海肯定也會義不容辭!”

楚凡哈哈的笑了笑,“行,有你這句話就夠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