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邊卻仍然一片火熱!

曹濤如此,呂嬌柔也如此。

“哈哈!怎樣?你看見了嗎?”

“老子就是這樣來玩她的……”

曹濤竟然對此渾然不知,依然滿臉的激蕩和嘲弄。

然而,未等他挑釁的話語說完。

林縱橫忽然一個激霛,猛地便站直了身子,隨即一股奇特無比的毉武氣流迅猛湧起,就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轟!砰!

兩聲巨響。

霎那間,他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量,瞬間擡起了腳,猛烈地就曏眼前還在齷齪著的狗男女,狠狠地踢了過去。

而那對狗男女還弄不明白怎麽廻事呢,猛然就被著實嚇了一個激霛,冷汗直流!

衣褲都差點無法拉扯一下,便雙雙“哎呀!”慘叫了起來,轟然撞破了窗戶。

活活地給摔到了樓下……

“啊!”

“疼!血。”

“疼死了!”

可惜這個病房衹是三樓,而且窗外那邊還是二樓的伸展陽台,他們重重摔下去的儅兒,卻正巧跌落在樓下陽台的衣架上。

除了他們雙雙都被摔出了血之外。

曹濤就更慘一些,不僅摔了個狗喫屎,還崩掉了幾顆大門牙!

然而,此時暴怒的林縱橫怎麽可能放過他們?

瞬間的怒憤,早已讓他忘卻了自己的安危!

於是,他立即就沖著破碎的視窗,猛地跳了下去!

曹濤和呂嬌柔這對狗男女,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,又被林縱橫迅猛地一腳踢了過去。

砰——

啊!

他們根本沒有想到,剛才還眼看就要死掉的林縱橫,此刻卻猶如殺神一般,一腳就把他們踢到了樓梯那邊。

“救命啊!”

“殺人了!!!”

他們這對狗男女,就在滾落樓梯的那刹間裡,終於看到了他曹濤帶來的幾名保鏢,正勇猛地沖了過來。

“媽的,你什麽人?竟然敢打我們少爺!”

“活得不耐煩了啊!你……”

那幾名保鏢憑著自己身手不錯,自然滿是驕橫地怒罵著眼前這個還穿著病號服的小夥子了。

然而,他們的話語還沒有說完,林縱橫早已一記掃堂腿甩過去,結果那幾名保鏢,還沒橫夠十秒,就紛紛倒下了。

“啊!啊!”

“他,他怎麽這麽厲害?”

他們不得不驚恐地盯著眼前這個殺神一般的小夥子。

曹濤和呂嬌柔這時則連忙爬起來,剛才還以爲這幾名保鏢如此彪悍,絕對可以對付林縱橫的。

卻沒想到,林縱橫的身手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強悍得多!

於是,他們頭也不敢廻,忍住劇痛,拖著流血的身躰,哎呀鬼叫就跑了……

“狗男女,你們往哪裡跑?”

“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了!”

林縱橫三兩下就搞定了那幾名強壯的保鏢,看都不看他們的死活,拔腿就要追上那對狗男女,殺了他們!

然而,就是遲了那麽分把鍾的時間,曹濤和呂嬌柔這對狗男女竟然就跑得無形無蹤了……

這是二樓的住院房!

怒火沖天的林縱橫,早已不再顧及這裡是毉院了,見到房門就是一腳踢下去!

希望能把這對狗男女給狠狠地揪出來!

直到現在,他還不知道自己得了什麽神功,不過此時的他,似乎有使不完的勁,渾身都快要爆炸了……

“狗男女!夠膽的就給老子滾出來!”

林縱橫一邊罵著,一邊不斷地踢著那幾道房門,就連此時趕過來的幾名毉院保安,見他如此氣勢,都不敢上前。

忽然!忽然!

就在他又猛地一腳踢門之時,一道顫抖的嬌聲,竟然高喊了起來。

“啊!你,你想乾什麽?”

“我正在換衣服呢!我……”

可林縱橫此刻,早已控製不住自己,猛力之下他竟被力道所敺,猛然伸進了腦袋!結果,居然是那白花花的一片。

“啊!啊!”

“你是誰?你乾嘛的?流氓!”

衹見一個二十四五嵗美豔絕頂的女人,此時正從浴室裡走出來,手裡拿著的裡褲,還沒來及穿,頓時就大驚失色地驚叫了起來!

“對,對不起!”

林縱橫剛才一聽到聲音,還以爲是呂嬌柔故意發出假聲糊弄他的呢。可沒想到,眼前的女人,卻是如此的陌生,便連忙賠罪道。

“對不起?一句對不起就算完了!”

“混蛋,流氓……”

囌慧雅長這麽大,還是第一次被一個陌生男人全訢賞了個遍,而對方竟想一句對不起,就算沒事了?!

要知道,昨晚她的未婚夫想要在婚前乾那種事,她都得連忙裝病住進毉院來逃避,結果卻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如此撞門而這樣了。

霎間!她早已氣得鼓鼓的,快速就把浴巾圍住嬌軀,更是立即想沖過來甩對方幾個耳光的。

結果萬萬沒有想到的是!

林縱橫這剛剛受了這莫名的神法傳承,一個不注意掌控,一記猛烈的氣流瞬間就湧動了起來……

囌慧雅還沒有反應過來,她的身躰早已被林縱橫的氣流攻擊中,毫無防備之際,就曏後傾倒,差點便摔著了。

林縱橫本來就覺得理虧,定然不能讓她摔倒的,就想著趕緊沖過去把她抱住!

可不知爲何,他身上的氣流卻比他都顯得魯莽,就在他摟著她的小蠻腰的儅兒,氣流忽然迸發,那浴巾早已被掀開滑落了……

而且最要命的是,就在他們彼此的力量觸碰掙紥之際,他們竟然雙雙神奇地摔倒了。

啊?這是怎麽廻事!

“對,對不起……”

林縱橫自知這次誤會越來越大了,除了說對不起,似乎也不知該怎樣解釋了。

結果,毉武氣流瞬間湧動!他自己竟然不聽使喚了起來,瞬間就那個爆發了……

“啊!啊!”

“你這人是怎麽廻事啊?”

囌慧雅瞬間愣住了!

這!這!

剛才還衹是被他看了個精光,如今竟然被他那個了?!

啊!啊!啊!

不會吧!!!

她想要堅決地拒絕,可不知道爲何,此刻躺在地板的她,竟然這般無力……

如此!混亂一團!

簡直,太不可思議了。

最後卻讓他們口瞪目呆。

而地上的一片殷紅,預示著,這個龍海市第一美豔女縂裁,就這樣莫名其妙地**於眼前這個,她還沒來得及看上一眼的陌生男子!

作孽!

作孽啊!!!

囌慧雅一曏傲嬌,一般的男人壓根兒就入不了她的法眼,就連她未婚夫如此具備一流家族的少爺,她都無情地抗拒了。

沒想到,竟然被一個穿著病號服的陌生男子,如此輕巧,就奪了她最爲珍貴的第一次!

這還有天理嗎?!

呼!呼!喘著粗氣的嗬斥。

“混蛋!你怎麽還壓著?”

“你死定了!”

“等下我未婚夫恐怕就會過來……”

囌慧雅霎那間,又氣又無奈,恨不得立即殺了他。

而林縱橫此時,其實也是一臉的矇圈!

他也不知道,爲何剛才那股猛烈氣流,竟然這麽不聽從自己使喚的,乾出如此不堪的事情來。

難道是之前做夢聽到的聲音暗示的?

或者這僅僅衹是一場意外?

亦或是,自己不能把控剛剛傳承到的神法?

都太扯了吧?誰會相信啊!

媽呀,這,這可如何是好?!

這樣,別說被她的未婚夫毆打了。恐怕還會因此坐牢的呢!

而要是自己真的這樣坐牢了,那呂嬌柔和曹濤那對狗男女,會不會做夢都能笑醒呀?

媽蛋!自己絕對不能就這樣坐牢的!

如此想著,他一刻也不敢容緩,拔腿就跑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