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暗的山間,被星辰籠罩的大地,突然間暗淡了。

光束落進林簾眼裡,像刺破黑暗的一把利劍,在她眼前劃開。

林簾下意識閉眼。

趙起偉看著那束光,他笑聲止住,但那嘴角的笑卻不變。

他上前,湊到林簾耳邊,看著那沿著盤山公路駛來的車:“林簾,你很聰明。”

“這次你為什麼願意來我這,不是你傻,是因為你知道隻有你來,我纔會出現。”

“你害怕,害怕我傷害你在乎的人,隻有你自己冒險,才能保護你想要保護的人。”

“同時,你也知道,你來,湛廉時才能抓住我。”

“有句老話說的好,置之死地而後生。”

“你要的就是這樣,不是嗎?”

林簾一瞬睜開眼睛,她的心在這一刻劇烈收縮,目光也在轉眼間變化。

趙起偉看著那極亮的車燈,照透這邊的山脈,也照進他眼底。

他那暗處的邪惡也被深深照亮。

“你把自己的命給他,你相信有他在,他會解決好一切。”

“你明明那麼恨他,卻又那麼相信他。”

趙起偉收回視線,看著林簾的眼睛。

裡麵所有的神色都清晰展露,不漏一絲一毫。

他嗬嗬的笑了。

“你知道我的目的,我知道你的目的,湛廉時也都知道。”

“我們三個,都知道對方的心思。”

“冇有一個人逃得了。”

“這最後的結局,我們三人不能少一個。”

“少了,就不精彩了。”

說完,趙起偉直起身體,他拿起打火機,點燃一支菸。

他吸了一口,眯眼看著那越駛越近的車,抬手。

一個男人上前。

趙起偉指著廢棄建築:“把那三個廢物帶過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趙起偉站到了林簾旁邊,他手臂搭在林簾肩上,看著就是把林簾摟進懷裡的姿勢。

林簾冇有掙紮,就任他這麼搭著。

而趙起偉也不再有彆的動作,他看著那廢棄建築,吸著煙。

煙霧從他嘴裡漫出,被風一吹,吹到林簾眼前,她的視線變得模糊。

“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“我對不起你們……”

“對不起你們……”

“明月,哥哥錯了,哥哥錯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快,林有定,李梅,林嬌嬌被帶過來。

林有定一直哭著,說著對不起的話,整張臉都是淚水。

李梅因為是植物人,無法走動,那人便直接把她當垃圾袋一樣的提著她衣領,勒的李梅眼睛凸起,青筋暴漲,嘴巴張開,舌頭吐出,似個怪物。

而林嬌嬌走的踉蹌,她視線看了過來,倒是有了點神色。

隻是,她看的不是林簾和趙起偉,而是那懸崖。

她似在看這懸崖高不高,深不深,會不會摔下去就死。

林簾聽見林有定的哭聲,她睜開眼睛,看了過去。

林有定衣服臟亂,頭髮亦是,他嘴巴張合,哭聲和話語漫出,與此同時,鼻涕口水跟著眼淚留下,全是臟汙。

但他全無所覺,整個人都沉浸在一種悲痛悔恨的狀態中,無法出來。

忽然,他看見林簾,整個人一愣,然後眼睛睜大,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,一把掙開那抓著他的人,朝林簾跑過來。

撲通!

他一下跪在林簾麵前,抓著林簾的手,不斷搖頭:“明月,哥哥錯了!”

“哥哥真的錯了!”

“哥哥不該那麼對林簾,哥哥不該被你嫂子拿捏,讓她拿著那錢給嬌嬌,讓林簾一點都冇有用到,對不起!”

“哥哥錯了!”

“你原諒哥哥吧!”

“明月,你原諒哥哥吧!”

說著話,林有定朝林簾磕起頭來,就像著了魔一樣。

“那二十萬是你給林簾的,讓她好好讀書,好好長大,不是讓哥哥拿來給嬌嬌的。”

“哥哥糊塗,哥哥鬼迷心竅,哥哥對不起你!”

“……”

林簾看著腳下的人,那瘋狂的磕頭,扇自己耳光,她喉頭滾動,淚水一瞬盈滿眼眶。

“這人吧,有兩個孩子,一個溺愛,一個苛待,但往往這最後成才的卻是被苛待的那一個,知道為什麼嗎?”

“因為苦難,困境使人進步,一帆風順隻會讓人退步。”

趙起偉幽幽出聲,抬腳踩在林有定肩上,林有定一瞬趴在地上,痛哭出聲。

“啊——!”

他嚎啕大哭,一時間,這靜寂的山間都是他的哭聲。

林簾閉眼,扭頭,淚水滾落。

林嬌嬌看著趴在地上,抓緊石子痛哭的林有定,她木然的,冇有一點表情。

李梅早便被摔在地上,她眼睛猩紅,死死盯著林有定,似在控訴林有定說的那些話。

趙起偉笑著,看著這一幕,無比的愉悅,就連那煙抽的都格外有興致。

他轉頭,對林簾吐出一口菸圈,視線落在前方的廢棄建築。

“你說,今晚是誰死?”

呲——!

尖銳的刹車聲刺破山間的寂靜,壓下林有定的哭聲,一瞬停在前方。

啪!

兩束大燈筆直照過來,照在林簾身上,亦照在趙起偉身上。

趙起偉眯眼,搭在林簾肩上的手一收,林簾倒進他懷裡。

與此同時,隻聽哢嚓一聲,槍上膛,冰冷的槍口對準林簾的太陽穴。

趙起偉含著煙,對著前方的亮光,嘴角邪邪勾起:“關了。”

他唇動,卻冇有音。

可坐在車裡的人知道他什麼意思。

他按下旁邊的一個按鈕,車燈熄滅。

這一刻,明亮的光轉眼消失,星辰恢複,卻不再覺得亮。

隻有暗。

有光經過的地方,才知道光是什麼模樣,有多讓人嚮往。

林簾緩緩睜開眼睛。

廢棄建築的儘頭,一輛黑色吉普停在那。

車門打開,坐在駕駛座上的人下車。

黑色大衣,黑色西裝,甚至腳下的皮鞋都是黑色。

他一身黑衣,似從暗夜而來,不帶一絲光明。

他看著這邊,看著林簾,一雙深眸穿透一切,準備的落進林簾眼中,深深裹挾。

林簾的心,咚的一聲,被狠狠敲了下。

趙起偉嘴角的笑大了,他對旁邊的人抬了抬下巴:“圍上。”

很快,幾人朝湛廉時跑過去。

湛廉時關上車門,腳步邁出,朝林簾走來。

,content_num-